你知道潘金莲么?

波波妹跟男友缠绵后,两人躺在床上,男友问:波儿,你和几个男孩子上过床!波波妹:你知道潘金莲么?
男友:知道,你的意思就两个么?我是第二个,那第一个是谁?
波波妹笑了笑:你不懂我的意思!


武大郎=五打郎,不就是60个男人么?一打12,共60,加上西门庆,共61人——来自于一名神界的心理咨询师

你什么都不用说,我知道不是你的错

第一次出去打工,我是怀着悲壮的心情去的。

因为前不久,老爸看我毕业后整天无所事事,于是想跟我谈谈心。

那天晚上,老爸整了点酒,还破例给我也倒了一杯。他抿了口酒说:“今天给你交个底,免得老子不晓得儿子的本事,儿子不晓得老子的家当,家里的条件不能给你任何帮助,以后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……”

还说了很多,我记不大清了,但意思我懂了,看来只能自己闯了。

同学老乡大都在省会武汉,所以第一站就选在了武汉,带着家里给的一百块就出发了。

出了车站,准备转公交到汉正街,那里做衣服的老乡多。等车时点了根烟,抽完刚丟烟蒂,说时迟那时快,边上冲出一戴红袖章的中年男子。

红袖章一把拽住我,指着地上的烟头说:“伙计,乱扔垃圾,罚款五元。”边说边掏出了罚款单。

当时我都懵了,估计这老小子就一直盯着我。还好我反应快,我马上蹲下身,把烟头捡了起来。

红袖章立马叫道:“你现在捡也没用,快把罚款交了。”

我看了他一眼说:“我没扔垃圾,我烟掉了,现在捡起来不犯法吧?你看还没抽完呢。”

感谢我那抽烟只抽三分之二的好习惯,红袖章没说话只是恨恨的看着我。

我没有理会红袖章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,抽完烟丢垃圾桶,施施然的上了刚来的公交车。

汉正街人流熙熙攘攘,按照老乡给的地址,穿大街过小巷,终于找到老乡们做衣服的地方。

地方不大,摆满了机器和布料,可能是刚发过洪水的缘故,房间隐约可见水过的痕迹,散发着淡淡水腥味。

我的到来让小华很是高兴,小华是我发小,早几年在汉口打拼。现在带着附近村的几个女孩子开了这个小作坊。

晚饭时我说了我的打算,想在这里住几天,找到工作后便离开。

小华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,只是说条件有限,凑合一下。

饭后小华走了,去过他的二人世界。留下我还有几个十七,八岁的女孩子。

女孩们七手八脚帮我搭起个简易的床铺,并叫我先去洗澡。

洗完澡后我还是穿着长裤出来了,这里不比家里,三角裤什么的太不雅了。

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倒不是认床,主要是九月的武汉暑气未退,我穿着牛仔裤实在难受。

再加上隔壁洗澡间哗哗水声,不时有女孩带着皂香从身边飘过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心里像憋了一团火怎么睡的着。

三个女孩一台戏,何况这七八个女孩,她们一边逗着我,一边互相打闹嘻戏。

睡衣里波涛汹涌,十几条白花花的大腿晃的心里直发慌。

我也不知道那晚是怎么熬过来的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,我有没有休息好先别说,但我的小兄弟肯定没休息好,它一晚上枕戈待旦,跃跃欲试估计累的不行。

吃完早餐,我就出门了,得赶紧找工作搬出去,这要是多住几天,很可能憋出内伤。

运气不错,没多久就找到个洗车的活,包吃住,每月500。

洗车摊就支在马路边上,靠着围墙搭了个棚,一两个人,两三条枪,简陋的令人发指,奇怪的是,生意还特红火。

老板娘是本地人,外型高挑,皮肤白皙,面容姣好。

老板则是郊区的,五短身材,长相猥琐,因为是上门女婿的原因,在老板娘面前显得唯唯诺诺。

每当看到他我总是会联想到水浒传中最憋屈的人。

我们早上七点开干,天黑收工,每天忙的不亦乐乎。

至从第一次拿喷枪甩了老板一大嘴巴后,老板就再没让我碰那玩意,我只负责擦洗。

那天中午,老板娘饭还没送过来,加之洗车液用完了,老板让我回去拿,顺便带饭过来。

上楼敲门,过了好长时间,门才打开。老板娘面色潮红,带着不自然的微笑,而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男子。

人家的家事,我没多说什么,拿完东西,赶紧走人。

再次看到老板,总觉得他头上多了点什么东西。

此后,老板娘突然对我特别好,嘘寒问暖,洗衣夹菜的,态度亲呢,搞的老板看我的眼神怪怪的。

终于有一天,老板实在看不下去,洗车的间隙他说要跟我谈谈。

我也正好要解释一下,我特么还是清白之躯。

老板递了我一支烟,挥手打断了我要说的话,深吸了一口烟,伴着徐徐的烟雾他开口道:

“小兄弟,你来多久了?”

“快一个月啊。”我答道。

“你也呆不了多久了啊!”老板说道。

我急忙开口道:“老板你听我解释,我其实……”

“你什么都不用说,我知道不是你的错。”老板抽了口烟,继续道:

“我请的第一个洗车工干了三个多月,第二个干了二个月,你是第三个。”

“他们也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,你才让他们走的。”我拍了拍老板的肩膀安慰他说。心里暗想老板这特么都能忍,是条“汉子。”

“是啊,第一个我老婆说他偷看她洗澡,我给开了,第二个说是拿了我老婆的内衣,我又让他走了。”

老板叹了口气接着说:“你们年轻后生,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我是怕你重蹈覆辙。也怪我老婆实在漂亮。所以说也是为你好。”

我感觉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,也郑重的为前两位兄弟默哀了两分钟。

看着老板带着得意的微笑,此时此刻的我还能说什么,有时候无知何尝不是一种幸福。

第二天,我收拾一下,就离开了,老板还算仗义,给我算了整月的工钱。只是老板娘有点依依不舍,一个劲的要我有空常回来看看。

我的第一次打工生活就这样划上了句号。麻蛋,城里套路深,我要回农村。

五毒俱全,这就是五毒俱全…

老家门前有两棵树,一棵是桃树,另一棵也是桃树。不同的是一棵开白色花,另一棵是开粉色花。

故事就从桃树下开始了。

晚饭后同往常一样,波波,耗子和我,村里的“祸祸三人组”在桃树下集合了。

小时的农村,晚上是没有电的,看不成电视的半大小子,就只能自己找乐子了。

人刚聚齐,耗子就迫不及待的说:“今晚还是去偷看胖丫洗澡吗?”

波波鄙夷的看了耗子一眼道:“都是肉有什么好看的,还没我白……”

我挥手打断了他们的争吵,想想说:“要不今晚去逮癞蛤蟆吃,说不定能碰到五毒俱全,这样我们就发财了。”

这里要说明一下,所谓的五毒俱全指的是在农历的五月,最好是端午节当天,如果看到癞蛤蟆、蛇、蜈蚣、蜘蛛和蝎子聚在一起撕咬,那你把它们抓住泡酒,能治百病,有人出高价收购。

当然,只是传说,没人真的碰到过。

波波第一个赞成,高兴道:“好啊,好啊,就着刚出的青辣椒一炒,那滋味……”波波说着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。

耗子胆子小,有些不想去。他犹豫的看了看我和波波,怕我们骂他没胆子,艰难的点了点头。嘴里嘟囔着:“还不如看胖丫洗澡更有意思……”

波波嫌弃的看了耗子一眼,刚要说话,我连忙道:“好了,回家准备家伙吧,等会老地方见。”

说完我们就散开回家,再聚时已是全副武装,脚上穿的是长胶鞋,手里拿的是竹夹子,腰上别着蓄电瓶,头上戴的电灯。对了,还有两个蛇皮袋。

乡村初夏的夜晚,寂静又热闹。没有人声鼎沸,更多的是大自然的声音。

蛙叫,蝉鸣还有不知名的“咕,咕”声……,汇成一首美妙的交响曲。

一路上我们收获颇丰,不到一小时癞蛤蟆已经装了小半袋了。

波波时不时的吓耗子一下,总说那“咕,咕”的声音是蛇发出的,常常大叫一声——“蛇……”。吓的耗子直往我这边窜。

一边打闹,一边抓着癞蛤蟆,我们走到了村口。

村口再往前就是通往临村的一段小路,路两旁是一片稀疏的树林,树下荒草丛生。

草丛中遍布大大小小的荒冢,以前没有火葬时,谁家老了人都会埋在这里。

耗子明显害怕了,哆哆嗦嗦的说:“算了,癞蛤蟆也够吃了,要不我们回去吧。”

我心里也有点打鼓,正准备顺水推舟答应下来。波波说话了:
“耗子,就你胆子小,要回你自己回,我们不回。”

话说的这个份上我只能硬撑了。安慰耗子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我说:“别怕,老师都说世上没有鬼,都是自己吓自己。”

三个人继续往前走,波波非要到树林中去,说那里人迹罕至,癞蛤蟆肯定更多。

拗不过他只有舍命陪君子。进树林没多久,就听到耗子大叫一声——“蛇”。

叫完他就跳了起来。我和波波赶紧围了过去,明晃晃的灯光下只见一条红色横纹的蛇盘成一团,蛇的中间是一只还在挣扎的癞蛤蟆。

“五毒俱全,这就是五毒俱全……”波波高兴的叫着。

我往周围看了看,没发现其它毒物的踪影,就对波波说:“不对啊,还差三样。”

“先把它们抓回去,拿盆盖着,等到端午那天,那三样自然会来。”波波好像很有经验的说。

那还等什么,说干就干。波波拿起夹子连蛇带蛤蟆一起夹起来。

刚放入袋子,波波捂着眼睛叫起来:“好疼……妈的,眼睛中毒了!”

可能是蛇咬破了蛤蟆的毒腺,波波这么一夹,毒液刚好射到他眼睛里面了。

波波已经躺地上了,一会说眼睛看不见了,一会说眼睛着火了好疼。

这下我和耗子都慌了手脚,离家又远,叫大人来不及了。

这时耗子怯怯的说:“听说童子尿能解毒,要不试试看。”

如果是白天,大家一定会看到这样的场景——一个小孩躺在地上扭动挣扎,两个小孩分立两旁,解开裤带,掏出小鸟,劈头盖脸的往地上小孩头上尿尿。

那个场景我和耗子也许会不记得,但波波肯定铭刻于心。

童子尿真有效果,也可能是毒性不大,被波波的眼泪一冲就没了。反正波波的眼睛不疼了。

回去后在耗子家美美的吃了一顿,各自回家。“五毒俱全”则被贡献最大的波波带回家。

波波表示卖了钱三人平分。

后来,波波爸爸半夜起来上厕所,看到家里的洗澡盆倒扣在地上,想把它放好。刚一掲开,里面就蹿出一条蛇来,一口正咬在裤裆上,就差一点啊,就差一点。

此后的几天晚上都没看到波波,据知情人士透露,他挨打的伤没半个月好不了。

大爷再下三个台阶就安全了

乌鲁木齐下大雪了,路很滑。

下班后,我准备去单位旁边的蔬菜店买菜。

那家蔬菜店门前的地形是这样的:蔬菜店门口有四级台阶,从台阶上下来之后是两米宽的水泥地坪,再往前是行道树和绿化带,绕过绿化带再往前走就是马路,马路对面有一段向上的小缓坡,通往单位家属院。

我从单位大门出来后,一路小心向前走,走到家属院门口,正准备过马路,对面蔬菜店里一个老大爷手里提着袋子出来了。

我突然之间莫名担心起对面的大爷来,生怕他下台阶时脚一滑……后果不敢想象!

我定定地站在原地,双手紧握,手心里明显有汗湿的感觉,两眼紧紧盯着大爷。现在我也只能这么做,在心里默默替大爷担心、加油、祈祷。

大爷抬起了右脚,迈出了第一步……太好了,大爷的右脚稳稳站上了第一个台阶,随后,他迅速收起左脚,利索地放在右脚的左边。他成功走下了第一个台阶!我内心非常激动,真心替大爷高兴。再下三个台阶大爷就安全了!

大爷再次抬起脚准备继续下台阶,此时,我紧紧闭上了双眼,我怕极了亲眼看见大爷脚底打滑摔倒的场景,但是一闭眼,脑子里就会浮现大爷摔倒的情形,我内心痛苦挣扎着……

最后,我下定决心睁眼看着大爷,万一有什么情况,我好第一时间发现,尽快冲过去为大爷提供帮助。

就在我替大爷紧张之际,大爷顺利走下了所有台阶,站在了水泥地坪上,大爷安全了!此刻,我想欢呼,为大爷的胜利欢呼!

看到大爷平安走下台阶,我释然了,我也该去买菜了!

我迈开步子,昂首挺胸,忘记了路面湿滑,忘记了小心谨慎,带着英雄般的骄傲向马路对面走去……

“人要是太激动,马上变成一泡粪”,小时候学来的这句顺口溜就在此刻应验了!就在我即将走到那段缓坡的坡脚时,脚下一滑,我一个180度大劈叉就坐到了地上,并向前滑了一段距离。

好巧不巧,打我左边开过来一辆汽车,由于路面湿滑,刹车难度很大,好在司机反应快,及时踩住刹车,车子在距我大概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。透过汽车前挡玻璃,我明显看到司机那张吓得煞白的脸。

正在过马路的大爷当即抬起手捂住了胸口,他手中的袋子随即掉落在地上。

过了半分钟,大爷喘着粗气低吟一声:唉呀妈呀吓死我了!随后,缓过劲来的大爷俯下身子收拾他的袋子去了。

突然,大爷仰天长啸:我的蛋!

理赔效率

一日,三个保单推销员聚在酒吧喝酒,酒到多处,牛皮也越吹越大。

这时,话题转到了自家保险公司的理赔效率。

第一个人说道:“我们公司的理赔效率高,上周星期日上午,一位客户被车撞死了,得到通知后,理赔只花了两天就OK了!”

第二个人轻蔑地一笑,说道:“我们公司的理赔效率更高,这周礼拜二,一位客户在睡眠中无声无息地死去,我们的情报员一个小时后便得到消息,第二天上午,客户的妻子发现丈夫死去的时候,邮递员已经把我们邮寄的汇款单交到了她手上。”

第一个人不禁“嘘”了一声,但是第三个人对此不屑一顾:“这算不上什么,我们的理赔效率才是最高的,我们的公司在京广大厦第15层办公,我们的一个客户是大厦的玻璃清洗工,昨天他在第60层擦玻璃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,我们打开窗户,在他经过时便把支票递给了他。”

男孩站在女孩的闺房门口,男孩 “我能进去…

男孩站在女孩的闺房门口,男孩:“我能进去坐坐吗?”女孩羞红了脸:“你是第一个来我房间的男孩,轻一点,嫑让我爸妈听到,”男孩小心翼翼地进去了,女孩又好奇又不好意思地问男孩:“你怎么吐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
口吐白沫变小

老公是我第一个男人,谈恋爱时候,在他软磨…

老公是我第一个男人,谈恋爱时候,在他软磨硬泡下,才有了第一次。刚开始两三个月,每次他都是各种求告,才勉强答应一次。几个月后,很多时候都是我亲自炒几个菜、敬几杯酒再做——有时候想想就冤:成了我求他啦!


再过几年,他看见你炒菜敬酒就躲起来了

结婚前 女的说:去把碗洗了今晚让你爽一下! 结婚后 女的说:去把碗洗了今晚老娘就放过你 哈哈哈哈哈]

我刚毕业第一次进公司。就喜欢上单位一个女子。恰逢第二天就是七…

我刚毕业第一次进公司。就喜欢上单位一个女子。恰逢第二天就是七夕节!我捧着一大束鲜花就去公司了!直接送到她办公室!下午,公司里就传开了。见我和女同事都点头微笑;男同事都暗竖大拇指!后来,一个老职员对我说:“兄弟,哥哥佩服你啊!”
我:“佩服我什么”
他:“你是第一个敢公然追求,副总儿媳妇的人!”


所以你现在想,要不要让你爸爸把这个副总开除

为毛红孩儿一点都不像牛

我们提起牛魔王、铁扇、红孩儿这一家子的时候,都很怀疑的是,为毛红孩儿一点都不像牛。不仅儿子不像牛,连自己的亲弟弟也不像牛,就是在聚仙庵卖落胎泉的如意真仙。

发现了吗?整个牛家,只有牛魔王是一头牛,弟弟不是牛,儿子也不是牛,这是吴承恩为牛魔王埋下的第一个伏笔。

第二个伏笔,牛魔王的坐骑——避水金睛兽,我们都知道,妖,可都是兽物得道,牛魔王怎么会再骑同类?并且,也只有仙人,才有饲养坐骑的习惯。

会不会牛魔王本来就是一个人?后来因为某些事情,他被迫披上了牛皮?

所以说到这里,我们看看铁扇公主,她身上其实隐藏着一个很有趣的秘密,如果不弄清楚铁扇公主,我们永远摸不透老牛。

要揭开铁扇公主的秘密,得先从她的名字开始说起:这个女人有三个名字——罗刹女,铁扇仙,铁扇公主。

第一个是本名,不足为奇(其实吴承恩也有伏笔,后文柳暗花明);第二个称仙也很常见,比如如意真仙、蜘蛛七仙姑,这都是妖怪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方式;但是第三个,就有些奇怪了——公主。

因为西游记里,这么称呼自己的妖怪,只有她一个。

妖怪名号其实是有讲究的,称王的都是割据一方、势力雄强的主,比如南山大王、金角大王、独角兕大王等;而称圣的,都是修为高深的,比如九灵元圣,平天大圣。这些都好理解,可是公主就不一样了,这是一个血统的传承,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的。叫公主的,家里一定有一个当国王的父亲。那么问题来了,铁扇他爹是谁?

说到这里,是不是隐隐有些不寒而栗了?牛魔王和铁扇的身份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!那么,我们最后来看红孩儿,看吴承恩埋下的这个惊天伏笔。

红孩儿的兵器,是一杆火尖枪。等等,火尖枪?这不正是哪吒最著名的法宝吗?

可是在西游记里,哪吒为什么从来没有用过?又怎么落在了红孩儿的手里?红孩儿和哪吒,他们有什么关系?仅仅是巧合吗?

看书里是怎么描写红孩儿的:“战裙巧绣盘龙凤,形比哪吒更富态”。

如果说这还是巧合的话,最后抓牛魔王一家的时候,玉帝派来的是谁?是李靖和哪吒!

吴承恩的多条暗线都表示了,牛魔王一家,和李靖一家是认识的,哪吒和红孩儿说不定还是好朋友,要不然怎么会把火尖枪送给了他?

可是,牛魔王是妖王,李靖是佛道通吃的天庭大人物,这两家凭什么认识?又凭什么结交?唯一的可能,就是铁扇公主这个诡异的公主身份了!

吴承恩把所有暗线基本都铺完了,只差最后一笔。

我们来看看,牛魔王最后是怎么伏诛的。

第六十一回,三借芭蕉扇的最后,老牛发了飙,化作一头硕大白牛,西天来了金刚罗汉,天庭来了哪吒父子,再加上悟空八戒,一起将它堵住。 哪吒取出火轮儿挂在那老牛的角上,便吹真火,焰焰烘烘,把牛王烧得张狂哮吼,摇头摆尾。才要变化脱身,又被托塔天王将照妖镜照住本象,腾那不动,无计逃生,只叫“莫伤我命!情愿归顺佛家也!”

什么?李靖和哪吒拿住了你,牛魔王不归顺天庭却情愿归顺佛家?而李靖父子居然也毫无异议?这一切只说明了,李靖和哪吒下来,就是当个帮手,让老牛归顺佛家去的。

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:与其说是红孩儿和牛二基因突变,不如说牛魔王才是那个变异的怪物。

我们整理一下:铁扇是一个身份很高的公主,牛魔王也曾说“我山妻自幼修持,也是个得道的女仙”;红孩儿认识天庭哪吒,还对方圆百里土地山神呼来喝去,活脱脱一个太子爷;牛魔王一家子都是人,只有他是牛。他跟天庭很熟,却不能归顺天庭。

朋友。你听说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吗?

一个是玉帝的小女儿,一个是披着老牛皮闯上天庭的穷苦汉子,他们一年才能在鹊桥见上一面,终于,他们不愿意再受这份苦楚,也不愿再两地分居。于是,他们偷偷下了凡间:我不再位居仙班,你也不是普通凡人,如果仙凡注定永隔的话,我们一起成妖吧。

织女吗?我早已忘了这个名字。 织者,锦罗也;刹者,否也。如今的我,叫做罗刹女。人们也叫我铁扇公主。我有一个神通广大的丈夫,一个冰雕玉琢的孩儿。我虽然知道这一切都不会长久,终会有一天,我那执掌天庭的父皇会降罪下来,诛灭我们一家。

可哪又如何呢?我们一家三口,在人间快乐逍遥,为何要忍受那相思之苦?

当听说我的孩儿被观音带走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了。父皇算无遗策,对付自己的女儿女婿,他自然不会亲自下手,以免落下话柄,这只看似聪明的凶煞猢狲,只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。

好,好,好,我听了你千百年,躲了你千百年,可这次,我偏不要你心意顺遂。

“孙猴子,来吧,我须让你过不得这八百里火焰山!”


大家都来,快点,吴承恩的棺材板按不住了。
吴承恩:来来来,笔给你,你来写。。。

现在会虽然不会跳钢管舞了,但是却练就了一身爬钢管的本事

楼主女,八九岁的时候特别淘气,那时候喜欢爬各种树,各种杆

某天早上做早操看着升旗杆灵光一闪,做完早操就和玩的得好的同学商量的去爬那根杆,我自告奋勇的第一个爬,一边说一边急冲冲的跑到杆下面,摩拳擦掌的就往上一跳,手脚一抱,蹭蹭蹭的就往上爬!

小伙伴们在下面加油助威,爬到一半居然没听到声音了,我纳闷的往下一看……卧槽!那么高!同学们呢?下面那个是谁?

卧槽!校长!

我在半杆子上紧张得直冒汗,校长在下面喊着叫我赶紧下去写检讨!检讨……我朝下面喊了一声:我不写检讨!跟着又蹭蹭蹭的往上爬了几下,哪知道手里有汗,居然又滑下来了!

只听到校长在下面急急的喊:好!不用写检讨!你赶紧下来!

我一边抱稳杆子,一边低头喊:真的不用写检讨么?也不能叫家长!校长连连答应。

我一看他答应了,手脚都在发软中,不自觉的往下滑……心里一惊,赶紧手脚并用往下爬,眼看着要到底了,手脚一软啪叽摔了个四脚朝天!

特么我的屁股要成八瓣了,睁眼一看,校长正伸手要把我拉起来……

我这一怕,手忙脚乱的爬起来一跑,一边跑一边敢:你答应我了的!不用写检讨不许叫家长!

………………这校长挺守信,没让我写检讨也没叫家长,就是广播通报批评了三次,并且叫人监督我每天在升旗前在全校同学老师面前爬一爬升旗杆,爬一个礼拜……

高考来临,很多施工单位默契的停止施工,给高考学子营造一个安静…

高考来临,很多施工单位默契的停止施工,给高考学子营造一个安静的考试环境,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个施工单位的包工头周师傅:您这样暂停施工不会影响工程进度么?周师傅憨厚的笑了笑: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嘛,耽误几天不碍事,反正高考过后,就有很多人到我这来搬砖,兴许还能提早完工!


瞎说什么大实话

1.反复检查文具;2.正确填涂答题卡; 3.你的闹钟要调好; 4.也许你会紧张但一定要冷静; 5.考试之前在座位上闭目养神; 6.不要在不会做的题上停留太久; 7.上午考试完后睡个午觉; 8.前七条第一个字连起来才是我给你的忠告。

上学的时候体育考试,有一项是身高体重,女生先测,然后…

上学的时候体育考试,有一项是身高体重,女生先测,然后是男生,我是第一个,我那时候一米六,体重70斤,有一个女生也是一米六,体重75斤,目测我和她差不多胖瘦,她咋就比我胖五斤呢?我默默的说了一句不就比我多俩扎么……全班爆笑


你的屌针不算啥~

两扎,,不是辫子吗?

第一个女朋友带我去她家见父母的时候,她那一米七180…

第一个女朋友带我去她家见父母的时候,她那一米七180斤的弟弟问我:哥,你觉得我帅吗? 我为难的说:挺帅的。 过后,我问女朋友:家里人觉得我如何? 女朋友:其他的都还好,就是我弟弟说你这个人不诚实,居然夸他长的帅……

学校老师新婚各系的对联大礼

一对老师举行婚礼,各科研组为祝贺新人增添喜庆气氛,就各自写了一副对联送去。

第一个是政治组写的,
上联:一上一下并非阶级压迫,共创和谐社会。
下联:几进几出不是野蛮侵入,造就一代新人。
横批:生命在于运动。

语文组写的是,
上联:新人新床新被褥,共享新欢。
下联:好疼好痒好舒服,同干好事。
横批:夹道欢迎。

数学组也写了,
上联:开括号解平方,只为求根。
下联:插直线穿圆心,直达终点。
横批:0大于1。

之后是历史组,
上联:夜袭珍珠港,美人受惊。
下联:两颗原子弹,日德投降。

最后的医务组,
上联:龙骨一根,退烧、止痒、生津。
下联:陈皮二片,消肿、化痰、解渴。
横批:一日见效。

我是她第一个男人,她说我也将是她最后一个男人。马上要…

我是她第一个男人,她说我也将是她最后一个男人。马上要结婚了,警局朋友查出她有多次跟女孩子开房的记录。虽说是和女人,毕竟还是在精神和肉体都背叛了我。我冷冷地说:分手吧!她嚎啕大哭,抱住我大腿说:不要离开我,你喜欢什么样的?我帮你泡回家来一起交流还不行吗?


护士:又尿床了!快点醒醒!!

一生中最佩服的人有那么几个。 第一个 许仙,他尽然把…

一生中最佩服的人有那么几个。
第一个 许仙,他尽然把蛇也能搞定。
第二个,就是董永,仙女都能搞定。
第三 就是宁采臣,鬼也能搞定。
最后一个更屌,就是悟空他爹,尽然石头也不放过。最看不起的就是悟空,把七仙女定了那也没搞定。

关闭菜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