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错了,我不该半夜跑到女厕所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

有人说,就算是一条内裤,一卷卫生纸,它们同样在用曲折的一生书写着自己的传奇。

人物简介:狮虎帮帮主本人、常务副帮主黄毛。

有天凌晨,我穿着皱巴巴的中山装打着领带,二十厘米长的头发用雪花膏抹的倍儿整齐,风都吹不动。黄毛手里拿着录音机屁颠屁颠的跟着。

那时候拿个录音机比现在买个挨炮七还有面子。

冬至已过,北半球白昼渐长,气温持续下降,并进入岁末气温最低的“三九”。夜越来越深,寒气也越来越重,我拉了拉衣领,寒气还是无处不在。

黄毛问:“帮主,今天怼谁?”我:“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,说话要文明。”黄毛两眼一瞪:“那该咋说?”我:“今天找谁沟通感情!”

黄毛滔滔不绝的马屁一通,我装着不耐烦道:“别拍了!今天查宿舍!”黄毛担心的问道:“查宿舍都是大帮派干的事,咱狮虎帮总共两个人,弄不好会被团灭。”我嘿嘿一笑:“所以我挑这个时间去查,这么冷的天都TM睡了,看能碰上哪个倒霉鬼吧!”

说话间我俩一前一后来到宿舍楼下,我丢掉手中快要烧到手的烟头,熟练的用脚撵灭;这个动作我偷偷的练了很多次,就为了这种一气哈成的流畅感,这样看起来更像个坏人。我警惕的扫视着周围每一个角落,确定安全后,带头走进了宿舍楼,一片漆黑。

男生宿舍的灯总是坏的,为什么坏?鬼知道。

虽说所有房间的门窗都紧闭着,依然能清晰的听到北风肆虐的呼啸声和没心没肺的呼噜声,楼道很干净,美中不足的是有股怪怪的味道。

那时候一层楼就一个公共厕所。

这个时间点只能查厕所,我还算有经验。俩人来到厕所门口,看到在昏暗的角落里有一撮微弱的火星子一闪一闪的冒烟。我根据以往的经验断定这是有同学摸黑进来抽烟,看来今天要开张了。

抽烟是顶风作案,被别的同学教训了一般不会吭声,这点我俩是知道的。

我示意黄毛上去盘问,黄毛吹着口哨走上去抖着右腿问:“兄弟借根烟抽”,那位同学正要开口,黄毛指着他恶狠狠的说:“老实点,这里到处是我们狮虎帮的人,把烟交出来!”那位同学没敢起身,默默的连烟带盒递给了黄毛。

临走时我还批评黄毛:“你的演技太差,以后要多看看周星驰的电影,特别是喜剧之王!”

两个十三岁的少年得意洋洋的坐在操场边压着篮球架的石板上,抽着刚才缴获的白 沙 烟,学着大人的样子皱紧眉头,深吸一口,貌似经历了与众不同的辛酸。

冬天的乡镇,寂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。远处村庄里几处农户家的灯光清透地亮着;仰望天空,漫天的星星点缀在秃树的枝枝杈杈之中,就像一颗颗闪着光芒的冰块儿。

我冻的直发抖,但想着在小弟面前要有大哥的样子,便充装豪气的问:“跟着云哥混没错吧?”黄毛很激动:“半个月了,终于干成一票!”

我得意的说:“明天哄几个人入帮,咱干票大的!”黄毛两眼的瞳孔放大:“帮主,你欠我的钱,我不要了,让我退帮可行?”我用手揉了揉被烟气熏的快掉泪的左眼说:“别哪壶不开提哪壶!”黄毛用颤抖的手 指着我身后:“你看”…………

第二天开大会,校长用低沉的男中音说道:“昨晚在厕所有两位同学……两位兄弟……问我借烟……我们先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云栈(楼主)同学上来讲几句。”

啪啪啪……热烈的掌声中充满期待,期待这两个倒霉鬼上台表演。

我不情愿的走到台上,慢悠悠的说道:“我错了,我不该半夜跑到女厕所问校长借烟。”校长两腿一软,差点坐地上。

半夜……女厕所……校长?哗……,台下一千多师生听到这个爆 炸 性 消息,瞬间炸开了锅。

一场精心准备的批斗大会就这样草草收场。

事后,班主任通知我和黄毛去校长办公室,一看到我和黄毛这两个倒霉孩子,校长压制许久的怒火瞬间喷发,桌子上的茶杯、笔筒、文件夹一个接一个的摔在地上。噼里啪啦的摔砸声把我和黄毛从侥幸拉回到现实,今天这事玩大了!

奈何大错已铸成,摆在眼前的路只有一条,硬撑。

当时就三个人,校长、我和黄毛,我和黄毛打死不松口,校长是有理说不清……

现在朋友坐我车的时候都会觉得奇怪,为什么从来没见我放过音乐。…

现在朋友坐我车的时候都会觉得奇怪,为什么从来没见我放过音乐。每当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时,我都淡然一笑,深藏功与名。
那一年,是我考了驾照的第二年,我放着DJ,在高速公路上摇头晃脑的开着车。突然,警铃闪起,两辆警车把我逼停。不由分说把我拉下车控制起来。我大呼冤枉。一个警察说看你摇头晃脑的,是不是吃了摇头X?我说真的没有,我就是听听音乐。不过这已经无济于事了,悲剧就此发生了。
一个警车先翻了我车里的边边角角,除了包里的一盒套套,没发现啥。然后打开了后备箱,拿出了我放在包里的用两个月工资新买的日本原装进口的女朋友。他噗嗤一声笑了,说:你小子挺会藏啊!这招都用上了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这回你没得跑了。然后,用剪刀剪碎了可怜的还没破处的女朋友,还是没发现啥。最后很不甘心的说你走吧。然后摇摇头嘀咕了一句:长见识了,买个女朋友都能兴奋成这样。以后开车老实点,太兴奋开车不安全,这次就不罚你了。
从那天起,开车时听到音乐就有一种触电的感觉。。。


《交警谋*杀女友,男子竟冷默旁观》

毁了你还没破处的女友这都能忍,你是不是个男人

叫他赔,特么必须叫他赔个真的……

昨晚和哥们去做大保健,技师是个漂亮妹纸,前凸后翘的娇…

昨晚和哥们去做大保健,技师是个漂亮妹纸,前凸后翘的娇美洞人!按摩时,妹纸忽然脸颊绯红地对我说:“大哥!请叫你小弟老实点,别老是弹来弹去的!俺这是正规场所!”……当时我那个尴尬呀……


你特么都大保健了,还正规???要不是我做过,我特么差点就信了!!!

怎么个弹法…大保健又是什么鬼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