装满吧,少了怕说咱不行!

一件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糗事。

朋友们总是好奇,为什么我和我弟会相差十七岁,这要从我十六岁那年说起…

那年航校来挑学员,诺大一个学校两千多人,只有我通过层层筛选进入最后的体.检。心里有庆幸、有喜悦、有忐忑。

我爸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自称是中原黄土地大学修理地球系在读刨地研究生,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到镇上赶集。 …
More